张春 :疫后中国与亚洲经济联系加强,人民币国际化应循序渐进

  7月3日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第一财经研究院/一财全球、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共同举办了题为“亚洲和中国经济展望,新冠疫情下的经济复苏”研讨会。会上,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张春认为,这次疫情对发达国家的负面影响非常巨大,且许多影响并不会因经济恢复而快速消除,而这些影响也会部分向中国传递,中国未来与亚洲的联系将会更加紧密。

  疫情影响下,一方面,这些发达国家再次重启强力的非常规货币、财政政策刺激,加之疫情前累积的不健康状态,疫后这些国家的赤字和负债会大增;另一方面,疫情加剧贫富差距恶化,引发了发达国家中民粹主义情绪的激化,这使发达国家的政局都有一些不稳定。中国在历史上经济联系比较多的正是这些发达国家,所以其状况的变化对中国的经济也有相当大的负面影响,需要做好准备。“小的来说可能包括出口等传统经济联系的受损,大的则可能演化为贸易战,乃至供应链的割断。”张春称。

  不管是短期和中长期,张春认为,疫情之后中国和亚洲的经济联系会加强,而且亚洲会成为中国今后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支柱。虽然中长期影响和干扰因素更多,但亚洲区域广大、经济形态多样、发展潜力极大。中国凭借地理毗邻优势和历史文化因素,未来与亚洲,尤其是和东南亚、东亚的经济联系会不断强化。

  他认为,亚洲制造业的价值链重塑过程会以中国为主导,而非日本,这一进程值得推动。再者,疫情后中国经济以及金融的数字化进程,在东南亚、印度、印尼等地有很大的推广价值。人民币在这些领域的使用和推广前景较为乐观,现在数字货币逐步推出,中国的经验可供多数亚洲国家借鉴。

  此外,资本账户开放以及人民币可兑换短期内倘若尚不能实现,还是会对人民币国际化形成制约。张春认为,由于港币与美元的联系汇率,人民币离岸市场不可完全依赖香港,因此他建议,上海要建立和香港类似的高端金融市场,做一个人民币计价的体系,比如在上海自贸区和临港新片区实现自由兑换,但同时与境内隔离、缓慢开放。通过有限的隔离,控制阀门开关。“但这个阀门肯定不能一下子开、一下子关,要有一个渐进过程。”他说。

.appendQr_wrap{border:1px solid #E6E6E6;padding:8px;}.appendQr_normal{float:left;}.appendQr_normal img{width:74px;}.appendQr_normal_txt{float:left;font-size:20px;line-height:74px;padding-left:20px;color:#333;}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何中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