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特斯拉股价的“非理性表现”

  木木

  6月10日,对于特斯拉乃至整个汽车制造行业而言,或许真的是一个能为历史记住的日子。

  这一天,特斯拉的股价上涨9%,一举站上1000美元,公司市值达到1901亿美元,首次超过丰田汽车,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车企。此后,特斯拉股价经过十几个交易日的盘桓,再次加速上攻,到7月7日,收盘价1389.86美元,公司市值超过2576亿美元。在特斯拉股价高歌猛进的同时,丰田汽车的股价却一直在一个窄幅区间(上下价差5、6美元左右)苦苦挣扎,纠结状态毕露无遗。两者对照,给人的观感和认知上的冲击就格外大。

  对此,一种几乎被普遍认同的感叹是:世界上最挣钱的汽车公司的股票市值,被最亏钱的汽车公司超越,仿佛再现了苹果智能机对诺基亚功能机的打击。自从被“苹果”颠覆之后,“诺基亚”时不时地就被人如此拎出来“示众”,不过,这一次被借用,或许有点儿操之过急了,毕竟就现有及可预见未来情势看,这种对应关系表现得并不贴切。

  苹果智能机对诺基亚功能机的颠覆,绝不是一块电池对另一块电池的颠覆,而是一种跨维度的颠覆,除了都有通话、短信功能外,两者根本就不是一类东西。从这个角度看,特斯拉对丰田的所谓“超越”,还算不上质的超越、根本性的颠覆,有点儿超前了,毕竟,两家公司生产的都是四个轮子架了一个壳儿的运输工具,先不论前者的电池是否有彻底批判后者内燃机的能力,单就遇到堵车都得乖乖排队等的残酷现实,前者对后者的“睥睨”,多多少少就显得很矫情。

  特斯拉股价对丰田股价的碾压,应有的现实投映应该是这样的:像“苹果”超越“诺基亚”一样,特斯拉已经实现了对单纯地面交通工具的超越,除了由A点及B点的运送功能外,它还应该能实现众多的其他功能,比如办公功能、娱乐功能、信息收集及发布功能、交友互动功能,或者堵车了能腾空而起、绝尘而去,甚至意外落水后有自救功能,能保证乘员的绝对安全……这些功能想象起来,多多少少都有点儿超现实色彩,不过,唯有这样的超现实,大约才配得上特斯拉股价的凌厉上攻。

  即使没有这些超现实的功能,“特斯拉”起码也应该有一些对最新的5G技术、自动驾驶技术等的前瞻性应用吧。这些最新、最前沿技术如果都没有的话,仅仅凭借一块运行状态尚不理想的电池,显然很难对丰田汽车实现本质性的超越,即使电池技术有一天实现了根本性的突破——能够5分钟之内充满电、满电状态可以一口气跑800公里,也不过是另一辆“丰田”罢了,估值何至于此呢?市场对特斯拉的偏爱,表现得显然有点儿无厘头。尤为让人放心不下的是,“特斯拉”的产销量如果真的达到“丰田”的量级,巨量车载电池给环境造成的新压力,从目前看,似乎尚没有比较完美的解决方案。

  特斯拉股价的高歌猛进,在靠了投资者非理性热捧之外,显然也与市场大环境、资金过于凶猛有很大的关系,综合因素共同作用,终于造就了“特斯拉神话”。既然是神话,就自有非理性危险蕴藏其间并始终思谋发挥作用;从历史看,所有非理性危险也终有发作的那一天,而且发作起来,也绝无理性的样貌。不过,于绝大多数看好并投资于“特斯拉”的市场中人而言,身在其中、把握当下,似乎才是“王道”,至于手中紧握的是不是最后一棒、这一棒最终能不能顺利传递出去,大约也只能随机应变、便宜行事。就此而言,绝大多数投资者的性格,倒也高度趋同。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杨亚龙

admin 万象城娱乐allwincityg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