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北美观察丨拜登搭档尘埃落定 美国大选“攻防战”全面打响 

  8月11日,拜登在经过多次推迟后,终于宣布了今年总统大选的搭档为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哈里斯将也成为美国主要政党历史上第一位少数族裔女性副总统候选人。这一决定宣布后,两党舆论机器立刻行动起来,民主党方面普遍赞扬哈里斯是拜登明智的选择,而保守派舆论则将此前集中攻击拜登的火力转向了哈里斯。

  符合传统美国政治精英形象

  哈里斯的履历完整,而且符合传统的政治精英形象——法学院毕业,多年从事司法工作,现任参议员。众议长佩洛希评价哈里斯:“她是拜登搭档的最佳人选”。

△拜登(左)与哈里斯(右)

  在2016年竞选联邦参议员前,哈里斯的职业生涯是在加州的司法系统中渡过的,她从区检察官办公室的基层岗位做起,直至加州总检察长的高位。她曾经创造过多项“第一”:旧金山第一位女性地区检察官、加州第一位黑人女性地区检察官。舆论认为她作风强悍,在司法系统中有威望,是主导司法改革的不二人选。但是她的履历也是负担,评价也是毁誉参半。例如,在她任总检察长期间,加州通过了“47号提案”,导致案值少于950美元的犯罪不能被定为重罪,此举被指责变相推高了犯罪率。

  哈里斯担任参议员还不到四年,但是其雄辩的风格已经让共和党十分“头疼”。在特朗普提名的大法官卡瓦诺的听证会上,哈里斯咄咄逼人的质问令卡瓦诺哑口无言;在通俄门调查报告的听证会上,司法部长巴尔也被她问得支支吾吾。

  哈里斯还是参议院多个重要委员会的成员,包括预算委员会、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情报特设委员会、司法委员会。可见其工作能力以及在参议院的影响力。

  当然,哈里斯被视为拜登的最佳搭档,离不开她的少数族裔身份。

  对种族歧视有切身体会

  哈里斯的父亲是牙买加裔、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母亲是印度裔、癌症专家,他们分别于上世纪60年代移民美国。1964年,哈里斯出生于加州奥克兰,在旧金山附近的伯克利市长大。

  幼年时的哈里斯经历过美国种族隔离的时代。

△1973年 北卡州的 “反种族隔离校车”

  二战期间,大量黑人劳动力涌入城市,逐渐形成了白人和黑人分区居住的现象,即所谓的“住房歧视(Housing discrimination)”。这种居住隔离也导致白人和黑人的学校界限分明。为了打破这种事实上的种族隔离,当局在公立学校引入“反种族隔离校车(Desegregation busing)”,接送不同区域的孩子一起上学。

  1969年,哈里斯进入伯克利千橡树小学的学前班,这所学校前一年刚引入“反种族隔离校车”,在此之前学校里95%都是白人孩子。哈里斯这段成长经历没有公开报道,但无疑给她留下了一辈子的印象,这也引发了她与现在的搭档拜登之间最直接的一次冲突。

△哈里斯童年照(左)哈里斯与拜登(右)

  2019年民主党初选辩论中,哈里斯抨击拜登曾在上世纪70年代反对“校车政策”:“如今你承认吗,当年反对校车是错误的?”“你知道吗,加州曾有个小女孩,在公立学校上二年级,每天乘校车上学。那个小女孩就是我,” 哈里斯说。

△2019年民主党初选辩论 哈里斯质问拜登

  这段辩论被对手引用来证明拜登与哈里斯之间的裂痕,但拜登选择哈里斯显示他已经“捐弃前嫌”。

  美国政治评论人士普遍认为,在当前美国反种族示威、呼吁警察改革的大背景下,哈里斯对于提升非洲裔选民的投票率,以及争取摇摆州郊区的温和派女性选民的支持会有很大帮助。分析认为,希拉里2016年之所以输掉大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非洲裔选民投票率未达预期,尤其是输掉了威斯康辛州、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三个“战场州”。哈里斯的加入将是扭转上次失误的重要机会。

  不过,对手共和党也早有准备。

  特朗普感到“意外”?

  11日,特朗普表示对拜登选哈里斯做搭档很“意外”,但他几个小时后就在社交媒体上推发了攻击哈里斯的视频广告,显示他早有准备。

△特朗普推发攻击哈里斯的竞选广告

  这则广告罗列了哈里斯的众多“问题”,包括:“哈里斯是激进的左派(Radical Left),支持桑德斯的‘社会主义’医保政策、支持大规模加税,曾经‘攻击’拜登”等等。广告还强调,“拜登自认是‘过渡人物’,目的是将接力棒交给哈里斯,”意在提醒选民“三思”。

  “哈里斯在民主党初选中虎头蛇尾,是理想的对手”,特朗普认为。

  特朗普阵营对哈里斯的攻击明示了共和党选战的方向,也显示了美国大选真正的“攻防战”全面铺开。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将分别于8月17日和24日举行代表大会,正式提名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届时,两党的互相攻击必将迎来一波新的高潮。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王永生

admin 万象城娱乐官网app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